菜單導航

江陵明月滿堂秋(1)3

作者:?滿分作文大全 發布時間:?2020年04月07日 16:37:00
江陵明月滿堂秋(一):方家少年足風流,名滿雁都秋(3)  
  小荷作文網
 
  我們的馬車在距離雁都的關卡大概百來步的距離時壞了。德昌公公說扣住車輪的木扣不見了,再行下去恐怕馬車會散架,所以為了我的安全著想還請陛下委屈一下下車步行進入關卡再想辦法云云。  
 
 
  于是我和青岫下了車,青岫同德昌公公提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步行進入雁都關卡。  
 
 
  常國國都雁都城分外城、內城、宮城三部分,外城大都為雁都的平民百姓居住,外城包圍的內城多為京官的府邸,內城包圍的宮城便是皇族所居。而這外城至宮城的距離也不是一般的遠,非乘車所不能達;也因為是微服出游,關卡門口也就只有平日那兩列守門的士兵而已,并未有什么官員出來迎接,所以通過關卡后我們只能滯留在外城區域,我們便決定先在外城找個地方歇息一會,同時打發守城官去宮城里通報一聲順便帶一個馬車回來。  
 
 
  于是在離開綠引茶樓兩個時辰之后,我們又一次坐在了茶樓里喝茶歇息。  
 
 
  雁都乃常國國都,自然是常國最繁華的地方。此刻我們選的這一個茶樓雖不是雁都最大最好的茶樓,卻也是有講評書節目的。小二引我們一行人尋得空位落座時,評書正好準備開講。我挺興奮地占了個好位子準備等著聽評書。聽聞女帝入城特地從內城邊緣的京兆府趕來帶我們進茶樓的京兆尹此刻正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順帶點了一大堆點心茶水之類的東西,我看著挺高興就叫他同坐,畢竟京兆尹在雁都司的是個管理京畿地區的職,還是有比較多的百姓認識的;而我常年居住宮城,外城百姓鮮少有人見過我,此刻我頂著一張無人識得的少女面皮,看起來就是個普通的女子,他站著我坐著看起來很奇怪,也不符合我出來微服的目的和我平易近人的作風,所以知情知趣的京兆尹低聲向我謝了恩便小心翼翼地半坐在了我右側的椅子上,神色恭敬肅穆姿態端正有謙謹,屁股只挨著椅子一分的地方。  
 
 
  我看著他身后一大片椅子的空位為他的迂腐幽幽嘆了口氣,而后便轉眼看大堂里的評書開講了沒有。  
 
 
  一個已生白須的華發老人坐在堂下中間的桌子后頭,桌子上一盞茶水,一把驚堂木,簡簡單單的,評書就開始了。  
 
  老人一拍驚堂木,全場便安靜下來,老人犀利地看了一圈,清了清嗓子開講:“如今盛世繁華,國泰民安……”  
 
 
  我閑得無聊,從面前的瓷盤里撈了把瓜子磕著。  
    
 
  老人漸漸講得興奮起來:“便說那歷朝為帝師的方太傅方家,所出子嗣男子才德兼備,女子……”  
 
 
  我嗑瓜子的動作頓了頓。青岫偷偷覷我一眼。德昌公公不動聲色地往后退了一步。知情知趣的京兆尹打量著我的臉色試探道:“主子?要不咱出去逛一逛……”  
 
 
  “今個兒要說的便是方家的三子方元曲,且說那方元曲長得俊美無常,劍眉星目……”  
 
 
  我突然覺得有些撐,把瓜子兒撒回盤子里,轉身盯著那說書的老人看。我倒想聽聽,我出游不過一年,身出五朝帝師方家卻一向低調做人的方元曲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使得連茶館里講評書的都認識他。  
 
    
  德昌公公小心翼翼上前道:“主子,如聽得無趣的話咱出去吧……”  
 
 
  “為什么聽得無趣?我倒覺得挺有趣的,聽著吧。馬車來了也給我等著,我倒要看看,這一年他能翻出什么風浪來。”我捧著茶盞準備聽下去,面上凜然作高深莫測狀望著那個說書的老人,望得他頻頻看過來,時不時擦一把汗。  
 
 
    
  方家嫡出三子,因其出生當夜從方府東廂突然傳來一陣妙似仙曲的樂音,因而按輩分其父為其取名方元曲。  
 
  此子從小聰穎無比,三歲能寫六歲能詩,十歲入宮為大公主伴讀,得成鸞女帝及上君關硯所喜。十四歲時恰逢成鸞女帝整壽,宴上當場作一《常國山河賦》,文理有致,文辭黼黻,從此聞名天下。  
 
  而在五月的武道大會上,方元曲為博得佳人一笑,手執一把玄金扇上場打擂。一路過五關斬六將,其擂臺之上風姿不可謂不英勇,一連九場擂臺賽場場獲勝,最后更是使得一手玄金扇扇退眾敵,那叫一個英姿颯爽風流倜儻!從此雁都百姓無人不知方家三子文武雙全,聰慧英勇。  
 
  “啪!”老人又一拍驚堂木,道了聲欲知后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  
 
 
  “走了。”我猛地站起來,不慎帶翻了裝著瓜子殼的小盤子,瓜子殼撒了一身。青岫忙過來幫我整理,我隨意拍了拍身上沾的瓜子殼便徑自快步下了樓,德昌公公追過來,京兆尹和青岫也慌亂地跟了下來。  
   
 
 
  上了馬車,青岫默默倒了杯茶給我。我啟開茶盞看著碧綠碧綠的茶湯,在馬車的行駛下車廂內有些搖晃,連帶著茶水也涌起小小的波浪,但還不至于將茶水傾出來,剛剛好。  
 
 
  “青岫啊,你說方元曲他這樣做,算不算掀了風浪?”我坐得很端正,直直望著面前的馬車簾子。  
 
 
  “奴婢……奴婢不知。”青岫縮在車內一角,小心翼翼答道。

凯时登录 - 凯时国际官网登录